你的位置: 首页 > 卫生清洁

据说揭阳这个破市要改区并入汕头,普宁市以做好接管的工作,问下大家有没有这回事? 新郑市拆迁规划

2022-01-17 08:42:03 | 作者:admin

新郑市拆迁规划

据说揭阳这个破市要改区并入汕头,普宁市以做好接管的工作,问下大家有没有这回事?

兄台既然把普宁描述的这么牛逼,那不如先把0663改了,把身份证的4405也改了,车牌的v也不要了吧。

新郑会撤市设区吗?

荥阳、新郑、中牟撤县(市)改区已经提出多年了,但一直没有落实。虽然改区程序严苛,需要走很多流程,但这不能成为理由,武汉、西安新一线都已经完成撤县市,郑州也应该加快荥阳、新郑、中牟撤县(市)改区,加快发展速度,给更多的人创造机会。作为一名城市的建设者,真心希望郑州越来越好,城市知名度不断提升,人民的幸福感越来越强。

新郑什么时候划区?

目前比较困难,撤市划区要经过一层层考核,这中间要有一个漫长的过程,短时间内很难解决。

近几年的郑州,房价涨起来之后,很多人被迫只能选择近郊置业,新郑南龙湖、荥阳东、白沙绿博以及平原新区似乎成了香饽饽。

与此同时,环郑郊县撤市(县)划区之类的说法也在网络上四处蔓延:开发商为了更好地卖房子,购房者逆向合理化地说服自己……实际上,他们都是对的!他们只不过代表了不同的立场而已。

今天,我们就站在一个客观中立的角度,来聊聊关于“撤市(县)划区”背后的一些迷思。

01

撤县设区一般是指直辖市或地级市将其下属的县改设为市辖区。撤县设区必须经省、自治区、直辖市和地级市政府同意,最后经过民政部和国务院同意,经实地考察方能批准。

对应到郑州来说就是,中牟、新郑、荥阳三地先制定变更方案,报请郑州市,郑州市同意后转呈给河南省,省里同意后上报国务院,国务院批转给民政部审核并征求有关部门意见,最终再由国务院审批。其中民政部作为国务院行政区划业务主管部门,承办撤县(市)设区行政区划调整的审核工作。

流程看似很简单,只要县里先申请变更就行了,但是从2017年到现在,国务院批准的撤县(市)设区仅为17个,平均一年还不到6个。由此可见,撤县设区是多么的困难。

众所周知,郑州辖中原、二七、金水、惠济、管城、上街6个市辖区,巩义、新郑、登封、新密、荥阳5个县级市,1个中牟县。在国务院、民政部所认可的行政区划里,只有这些。

郑州行政区

而我们常说的省级新区郑州新区(含郑东新区)、国家级高新区、国家级经开区、国家级港区,这些并不是行政区划,只是特殊管理机构或者叫做功能区。

所谓功能区就是按照区域资源、区位优势发展起来开发区,它往往跨越了原有的行政区划,或是覆盖了若干个行政区,或是在某个行政区内形成若干个功能区。比如港区就是跨越行政区整合了新郑、中牟的版图。

02

撤县设区除了流程严格之外,标准也极其严苛。根据民政部起草的《市辖区设置标准》,郊县改为市辖区,需要达到以下三项硬指标:

1.县域与城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和国土开发利用连为一体(杜绝飞地),部分区域已纳入城市总体规划的市区规划范围。

就这一条来说,荥阳、中牟、新郑基本都符合。荥阳、中牟距离郑州市区较近,城市建设区基本连为一体。中牟绿博与白沙组团一路之隔,荥阳与中原新区直接相连,这两个地方也都是按城市区级标准来建设的。

新郑市区与南龙湖之间断裂带

相比而言,新郑有些尴尬。虽然南龙湖镇与管城区相连,但新郑市区与南龙湖之前还存在十几公里的断裂带,尽管京港澳高速以东有港区相连。因为距离郑州较远,通勤成本太高,也使得新郑市的房地产市场完全是一个独立的存在,这里房子几乎全部内销,不存在郑州刚需外溢。

仅从这一条标准也可以看出,黄河北的平原新区几乎更不存在划给郑州的可能。虽然平原新区与惠济区边界接壤,但惠济区城镇化还比较落后,隔着黄河天堑也使得平原新区更像是一块飞地,两地之间的城市规划难以连成片。

2. 全县就业人口中从事非农产业的人口不低于70%;第二产业、第三产业产值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重达到75%以上。

非农业人口不低于70%这一点很难判断,也许这就是撤县设区最大的制约。如果用城镇化率来代替的话,荥阳、中牟、新郑暂时没有一个符合的。

根据政府工作报告,新郑到2020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8.8%;中牟的目标是2021年,城镇化率达到60%以上;到2020年,荥阳市城镇化率达到77%。所以短期内,城镇化率只有荥阳有望达标。

3.改设市辖区的县,全县国内生产总值、财政收入不低于上一年本市市辖区的平均水平或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人均财政收入不低于上一年本市市辖区的平均水平。

从GDP来看,除中牟外,新郑和荥阳都大幅超越郑州市内八区的平均水平。从财政收入来看,2018年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三地之中,新郑最高为75亿元,其次中牟53亿元,荥阳46.9亿元最低。

所以,从撤县划区的要求来看,三个地方共同需要提高的是城镇化率,也就是增加非农人口比例,其次是中牟的GDP以及荥阳的财政收入。

除了非农人口有待提高之外,各项经济指标基本都符合的新郑离郑州较远,规划与郑州不能直接连成一片;距离郑州市区最近的荥阳不属于城市发展方向,财政收入不达标;与郑东新区接壤的中牟城镇化率却最低。三者各有优势,也各有弊端,或许这就是撤县划区迟迟不能下定的原因。

03

郑州的撤县设区,最早可以追溯到2008年。当年民政厅的一份文件中写道:荥阳市撤市设区,是促进郑州市行政区域结构合理化,推动经济社会健康快速发展的需要。如今10多年过去,却依旧没有落实,除了前述硬条件外,不排除地方博弈等因素。

撤县划区一般是因为城市扩张,但下属县的审批权、财权等都要大于市辖区,财政多数留给自己,少数交给市里。县改区后削减部分权利,上交更多收入,市级财政可用资金变多。

划区之后,审批权、规划权被收走,城市规划便于协调统一,这也会衍生出其它问题。比如一个项目原本要投在县里的,但划区之后市里可能会统一规划,然后放到其他区。

甚至由于市里政策照顾不到,导致城区发展严重滞后,最终申请“撤区设市”的。比如昆明东川区,由于无法获得地级市对市辖区在城市规划、建设等方面的项目资金支持,最终与很多项目失之交臂,只得申请“撤区设市”,这也是全国首例。

比较富裕的县有的也并不想被兼并,因为自身财政和待遇比市辖区好得多,原本就可以当土皇帝,并了也未必有很多发展政策支持。

如果县里很穷,划区后还要倒贴钱搞建设,提高公务员收入,这时市里就不会考虑撤县划区了。

一句话,弱县希望撤县设区来换取发展机会,而强县本身就发展得比较充分,撤县后财政会被接管,各方面独立性也会大打折扣,有时甚至得不偿失。地方博弈个几年,撤县划区有可能就一直搁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