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论文

为什么读《红楼梦》的人越来越少了? 红楼梦手机版

2022-01-16 18:09:04 | 作者:admin

红楼梦手机版

为什么读《红楼梦》的人越来越少了?

我们家,七个小家,总人口也有三十多人了。我知道的读过红楼梦并喜欢看的也就三个人。其余的人,生活过的也挺好的。不能以是不是读过红楼梦来判断个人的素质的高低。

我个人认为红楼梦再好也就是一部小说。喜欢读的能够提高文化素养。不喜欢看的,也不影响生活。

我个人喜欢红楼梦。我不强迫别人喜欢。

至于小编说的喜欢红楼梦的人越来越少了。我想的原因是,生活压力太大了。闲暇时间少了。还有一定原因就是红楼梦的背面书确实不好懂。您看到的红楼梦的表面书可能不真。这也可能影响了您读红楼梦的兴趣。

古代有什么喝酒小游戏?

"酒逢知己千杯少”中国人喝酒注重气氛,酒礼与酒令更是古来有之。古代的投壶、射覆,复杂而又高雅,现代"哥俩好、五魁手"的划拳酒令更是简单而又有趣,这些都是酒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让你的酒桌徒增几份雅趣。

文雅一点就是行酒令

行酒令,是筵宴上助兴取乐的饮酒游戏,一般推举一人为令官,余者听令轮流说诗词、联语或其他类似游戏,违令者或负者罚饮,所以又称"行令饮酒"。

饮酒行令,不仅要以酒助兴,往往还伴之以赋诗填词、猜迷行拳之举,要求行酒令者敏捷机智,有文彩和才华。行酒行令既是古人好客传统的表现,又是他们饮酒艺术与聪明才智的结晶。最早诞生于西周,完备于隋唐,流行于士大夫中。

古人与我们现在在酒桌上玩摇骰子一样,古人也偶尔会想一些“益智小游戏”来玩,藏钩、射覆、牙牌、猜枚都属于此类。

藏钩也称“送钩”,简便易行。参与的一方将“钩”藏于手中或匿于手外,握成拳状让另一方猜度,猜错罚酒。就像现在的“猜有无”一样。

射覆则是要先分队,也叫“分曹”,先让一方悄悄把东西藏在器皿下让另一方猜。唐代诗人李商隐大概是精于此道,才会写下 “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类转蓬”的诗句。能喝酒玩乐玩一宿然后直接上班,这体力也真不是吹的。

牙牌就是麻将,明朝盛行的玩法是猜麻将的点数。猜枚则是从藏钩、射覆发展而来的,不仅要猜有无,还要猜单双,猜数量,猜颜色,抓的东西也更加常见,随便一把瓜子、松子,就地取材,随时可以玩起来!

划拳

可能拿着工具玩儿有点不够爽利,喝酒还是划拳最过瘾。

猜拳这事儿,最早可以追溯到汉代的“手势令”,自古玩法一脉相承,都是用若干个手指、手势代表某个数,两人出手时各报一个数字,若恰好有人报的数字为二人比出的数字之和,则为赢家,输的就要喝酒喽。

明代盛行的姆战则是划拳的简化版,规则类似斗兽棋,双方出手指比大小,拇指胜食指,食指胜中指,以此类推,最后小指胜拇指。《浮生六记》中记沈复曾“拇战辄北,大醉而卧”,看来沈复当时的运气和手法都不是很好。

投壶射覆,划拳捻牌

射箭比武,歌舞助兴,这些都是最初级的玩法。《周礼》有 “燕射,帅射夫以弓矢舞”的记载,想来颇有气魄——搭弓射箭,谁输谁喝,倒也不失为鼓励骑射的好手段了。

但是,要喝个酒还要专门找块场地准备一堆弓箭,实在是太麻烦了,更何况还有不会射箭的人呢,于是人们简化出了老少咸宜的投壶——以铜壶代替靶子,投箭取乐。

玩法虽然不同,难度却不见得降低,毕竟还有人在壶外面放上屏风玩“盲投”,或者背对壶玩“背投”呢。

汤匙令、拧酒令

除了这种颇有技术又富有竞技意味的游戏,古人喝酒时候有一些玩法也是相当的简单粗暴。

清代酒桌上颇为盛行的汤匙令、拧酒令,就跟我们现代转酒瓶子一样充满了随机意味,只不过人家转的不是酒瓶子而是勺子和不倒翁,勺柄指向谁,或者不倒翁的脸朝向谁,谁就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