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首页 > 卫生清洁

《红楼梦》中薛宝钗有金锁,史湘云也有个金麒麟,她的金麒麟谁给她的? 红楼梦金麒麟什么意思

2022-01-17 09:37:52 | 作者:admin

红楼梦金麒麟什么意思

《红楼梦》中薛宝钗有金锁,史湘云也有个金麒麟,她的金麒麟谁给她的?

到底是谁给了史湘云一个金麒麟,书中并没有明说,但贾母应该知道。贾母是史湘云的亲姑奶奶,史湘云从小在贾母的碧纱橱里住,对史湘云的饰物一定非常熟悉。

贾母是个精明的人。为了打破金玉良缘一说。她曾经在清虚观打谯中见着张道士送的赤金点翠的麒麟,说出“这个东西像是我看见谁家的孩子也带着这么一个”,引出了宝钗“史大妹妹有一个,比这个小些”的话。暗示了“若说金玉良缘,我们史家姑娘早就有了,按先来后到,也数不着你”的意思。

为什么不提他的来处呢,是因为没有必要,贾母借助它只不过是为了打破金玉良缘之说。甚至宝玉等也知道史湘云金麒麟的来处,所以都不曾提起,不然,以宝玉之好奇,早就缠着贾母问个到底了。或者王夫人也知道,但是史湘云父母早逝,史候府早已落败,湘云根本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也就有意无意的忽略了。

然后金麒麟又在三十一回再次出现,史湘云与翠缕在花园中谈论阴阳的时侯,捡到一个东西,“湘云举目一验,却是文彩辉煌的一个金麒麟,比自己佩的又大又有文彩,湘云伸手擎在掌上,心里只是一动,似有所感。”后来才知是宝玉丢的。

但不管哪一次出现贾母与史湘云都未曾交代过金麒麟的来历,不过,我猜想可能是史湘云母亲的遗物,湘云带在身边是对父母的一种念想。

麒麟,本是祥兽,大者为雄,名麟,小者为雌,名麒,二者合璧,代表天下政治清明,政通人和。也象征着荣华富贵,夫妻和谐,故史湘云一见麒麟,便有所感。她的父亲是保龄候史家长子,是爵位的合法继承人,却因故早亡,也许他因种种理由把麟许给了清虚观,她的母亲在临死前把麒留给了史湘云,因此是相于一见麟之出现,便心有所感。不然,史家业已落败,许多针线都需要自家的娘们儿亲手去做,断断不会舍得给史湘云添置这样贵重的饰物。

史湘云有金麒麟,宝玉也得了个金麒麟,这寓意着什么?

《红楼梦》草蛇灰线伏脉千里,书中有《因麒麟伏,白首双星》一节,而湘云有金麒麟,宝玉也有一个金麒麟,是不是意味着史湘云和贾宝玉才是真正的金玉良缘,以后白头偕老的是史湘云和贾宝玉?这显然很不现实。

史湘云的判曲中有“厮配得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长,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终久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可能史湘云的婚姻并不顺畅,虽然是个才貌仙郎,也能够值得幼年时的坎坷,但是却云散水涸,早早的过世了,倒是可以成为"白头双星″中的一星。但“白头双星"中的另一星却绝对不是贾宝玉。贾宝玉的结局却是面对山中高士晶莹雪,思念着世外仙姝寂寞林。而且贾宝玉最后离家出走,撒手悬涯,怎么也不可能与史湘云白头双星。那么与史湘云白头双星的另一星是哪一个呢?

第三十一回最后,脂批: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从这里可以猜测史湘云的另一星可能是卫若兰。但有人说史湘云的才貌仙郎确实是卫若兰。但云散高唐水涸湘江的也是卫若兰。不过,另一条脂批却让这一个推测需要重新定位,另一条脂批是“惜卫若兰射圃文字迷失无稿,叹叹!”所以,另一星的定位还真可能是卫若兰。

当然,也许史湘云的另一星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要寻出宝玉从清虚观中拿的金麒麟的原主人是谁,而宝玉只不过是个过手人而已。就如宝玉将蒋玉菡的茜香罗转交给了袭人一样,宝玉将另一个暂不知名的人的金麒麟转交给了另一个人。

《红楼梦》中史湘云为什么佩戴的是金麒麟?

《红楼梦》中是先写到了宝玉得的金麒麟,这件金麒麟的来源也很有意思,清虚观打谯,张道士把宝玉的“通灵宝玉”拿去给别人看,然后收回来一堆敬贺之礼,这时候宝玉在那些礼物里面一件件的挑着给贾母看,贾母第一个发现了“有个赤金点翠的金麒麟”,伸手拿起来笑说“这件东西好像我看见谁家的孩子也带着这么一个”,宝钗笑道:“史大妹妹有一个,比这个小些。”贾母道:“是云儿有这个。”宝玉道:“他这么往我们家去住着,我也没看见。”探春道:“宝姐姐有心,不管什么都记得。”林黛玉冷笑道:“他在别的上还有限,为这些人带的东西越发留心。”宝钗听说,便回头装没听见。

每次我读到这段话的时候,我都觉得特别有意思,贾母看到以后就说谁家的孩子也带在这里一个,说明这东西早就入了贾母的脑。宝钗就更仔细了,说史大妹妹有一个,比这个小些。我们都知道,如果要比大小的话,把两件东西摆在一起,才会特别的明显,那现在这两样东西并没有摆在一起,这件金麒麟又是刚刚出现,史湘云并不在这儿,宝钗能一下说出两个麒麟的大小,说明他真的是非常用心,而且早就用心看过湘云的金麒麟。

宝玉说他这么往我们家去住着,我也没看见,看到这个地方,我就打一个疑问,宝玉一向不爱说谎,平时看到别人配到什么东西,他也很好奇,比如说前面对宝钗佩戴的金锁,他就执意想看一看,而且仔细的看过了。为什么史湘云跟他一起长大,配了一个金麒麟,他居然没有看见,这似乎有点说不过去,还是那时候宝玉太小,不太在意?这似乎不是宝玉的个性。

探春说宝姐姐有心,不管什么他都记得,探春一向说话都是中性的,不带偏向哪边的感情色彩,只是说出了一个事实而已:宝姐姐有心。

而黛玉的冷笑,实际上是对金玉良缘的一种嘲讽,因为宝玉有玉宝钗有金,因为金玉良缘,黛玉把话题引伸到了这个话题上。

那么史湘云为什么会佩戴一个金麒麟?在中国古代,麒麟是一种祥瑞的象征,我们都知道史湘云从小就没了父母,襁褓之中父母违,可以想象一下,在他父母临去的时候,一定是极舍不得这么一个极幼小的孩子,留下一个金麒麟,让她随身佩戴着,是希望能够保佑他一生平安幸福,应该是父母给他给予的祝福和期盼,史湘云定然会随身带着,贾母和宝钗都记得也很正常。

有人借此说“金玉良缘”是在说宝玉和史湘云将有一个未来,我们知道前面说过“金玉良缘”说的是宝玉的玉和宝钗的金,那现在宝玉又得了一个金麒麟,史湘云也有一个金麒麟,如果宝玉跟史湘云婚配的话,那不叫金玉良缘,那就是两个金麒麟的相配,那是金金良缘,显然是有悖于“金玉良缘”这一说法。

史湘云自出生就配了一个金麒麟,后面又出现了一个金麒麟,两个麒麟还不一样大小,按照史湘云和她的丫头翠缕的阴阳理论来说这,两个金麒麟应该是一阴一阳,应该预示着史湘云将来的婚姻也是会跟一个有麒麟的相配的,至于将来那个得麒麟的人是谁?因为《红楼梦》后面的结局我们看不到,所以不得而知,但基本可以肯定的是,史湘云身上佩戴的这个金麒麟,一是保佑他一辈子顺水,另外一个也预示着史湘云的婚姻。至于婚姻的对方是谁,又真的重要吗?如果重要,作者就不会只用这么寥寥几笔了。

《红楼梦》“金玉良缘”到底是指薛宝钗还是史湘云?为什么宝玉说丢了金麒麟就该死了?

“金玉良缘”一般是指薛宝钗与贾宝玉。当然,这种说法是薛姨妈到了贾府后,才有的说法。不过,这是薛姨妈故意通过那个道士宣传的,为的是占据先机。

开始的时候,贾母并不看好薛宝钗,也不是很喜欢薛姨妈。于是她也制造一场算命之说,说贾宝玉不能早婚,而且她娘家孙女史湘云,也有金麒麟挂在脖子上呢!暗示这个“金玉良缘”里的“金”指不定是史湘云呢!

其实,这只是贾母与薛姨妈之间的暗斗。众所周知,贾宝玉最终与薛宝钗结了婚,但是不久,贾宝玉就离家出走了。根据央视版电视剧里演的是,贾宝玉出走后,遇到了被卖到妓船上史湘云,但是也只是在哭喊中离去。也有说,史湘云最后收留贾宝玉过起了平民生活。

史湘云作为史家的后人,虽是家道败落,却没有什么错误,不会像贾家那样倾倒得那么厉害,所以史湘云不至于被卖妓船上。也有说,史湘云是曹雪芹的红颜知己,史湘云的结果更应该是与贾宝玉在一起生活在。

《红楼梦》中,贾母为什么会看上“金麒麟”史湘云?

贾母看上了史湘云了吗?是的,看上过的。还不止一次。

在林黛玉丧母之前,贾母无论是出于亲情,还是婆媳势力,还是出于四大家族的相互依靠,都曾经把湘云做为孙媳妇人选,但这种选择在林黛玉丧母,林如海做了两淮巡盐御史后有了改变,贾母把林黛玉接来了,并且安排在史湘云一度居住的贾母的碧纱橱。但一切都含含糊糊,若隐若显,谁都不曾挑明。

不过当林如海去世,黛玉成为孤女,而金玉良缘又甚嚣尘上时,贾母心思又有了转化,她想重拾史湘云与贾宝玉之间的红线,于是借助“金玉良缘”,不动声色地提出了湘云有一个小的金麒麟,这也算是向史府抛了一个橄榄枝。可惜,不久史候府便给了一个明确的答复:史湘云与卫若兰定婚了。那么贾母两度欲使贾宝玉与史湘云联姻,到底看中了湘云的什么呢?

封建大家族的婚姻都是巩固家族势力的手段。不但要考虑个人条件,更要考虑门第高低。贾母看上史湘云,首先是史湘云虽是孤女,但她背后的史侯府却是一门两候,也应相当有势力。这是最优于宝钗与黛玉的地方。宝钗,门第太低,士农工商,娘家除了有钱,什么都没有,甚至在薛蟠的经营下,以后很可能连钱都没有,黛玉,没有父母,人走茶凉,一切云流风散,更是一无所有。贾母自然想改弦易张了。其次是湘云的性格豁达爽快,快人快语,这与贾母有相似之处,再者,毕竟是娘家人,若是嫁到贾家,也是贾母宅斗中的助力。

贾母是智者,但也是祖母,她的思路不是咱们所想象的那么简单,她要考虑联姻后的既得利益,潜存的能量,以及以后的子嗣等多方面因素,因而,到了最后,湘云成了最好的选择。

宝玉为何不把金麒麟给湘云?

给了湘云,还拿什么给卫若兰!

《红楼梦》史湘云的结局如何?

湘云的结局,不管人们如何猜测,她都不会有好归宿。

一、从其判词和曲子分析

湘云判词"展眼吊斜晖,湘江水逝楚云飞。"可以预知湘云早逝、早寡或命运蹇涩。

"厮配得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长,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终究是云散高塘,水涸湘江,这是尘寰中消长数应当,何必枉悲伤!"从湘云的"判词"可知,"厮配得才貌仙郎"不久,即"云散高塘,水涸湘江"。湘云的结局虽不像黛玉一样早夭,但可知决不会是好的归宿。

二、从《红楼梦》主旨分析

"千红一哭,万艳同悲"是《红楼梦》为"十二钗"和其他大观园众女儿设定的结局。

湘云是已出嫁的史侯家千金小姐,按前八十人物预设,其所嫁之人是卫若兰,她嫁到卫家不久卫若兰病死,湘云即守寡,在寂寞孤独中度过余生。

三、从湘云的诗、联分析

从湘云的"自是嫦娥偏爱冷,非关倩女亦离魂。""幽情欲向嫦娥诉,无奈虚廊夜色昏"等诗句可知,其诗句既是隐指黛玉宝钗的凄悲命运,也像是说明其本人的结局同样凄凉。"寒芳留照魂应驻,霜印传神梦也空"以及"且住,且住,莫使春光别去"等诗句,她与林黛玉中秋夜凹晶馆即景联诗,连妙玉都听得两个人联诗"过于颓败凄楚"等描述,显然都是湘云命运的谶语。

有人猜想她以后与宝玉结为夫妇,如果这事属实,那宝玉"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便无法解释,"山中高士"无疑是薛宝钗。"纵然是举案齐眉"应是宝玉与宝钗成婚,并没有设置宝玉与湘云成婚。

如何理解宝玉捡到史湘云的麒麟?

宝玉不是捡到麒麟,是在清虚观打醮时张道士贡献的。当宝玉看到张道士从自己同行那里收罗到的“宝贝”时,独独看中了它,原因就是史湘云也有这么一块。因此说,宝玉这块金麒麟不仅不是捡的,而且还不是史湘云的那块。

因为这个故事有一个和它匹配的标题《因麒麟伏双首白星》,根据对标题里双首白星的理解,很多人都认为宝玉捡了这块麒麟寓意和他和湘云也有情缘,他们俩会携手白头。

但是我认为不是这样的,如果宝玉将来走的是出家的路(实际上书里埋伏的线索也属实直指宝玉出家的结局),又怎么能够和湘云生活在一起。

我认为宝玉把这块麒麟无意之中或送给或交换,落到了一个和湘云相配的风流倜傥的世家子弟手里,像成就袭人和蒋玉菡那样意外成就了湘云的婚姻。

至于“白首”,如果真的是指和一个人白头的意思,我们根据湘云的判词知道她是丧夫守寡的,那么有没有这种可能:湘云和婚后的丈夫恩爱幸福,当丈夫得了重疾,两个人面对生离死别,都愁白了头发呢!

《红楼梦》的二十九回,史湘云有金麒麟为什么只有薛宝钗一人知道?

知道史湘云有金麒麟一定不只宝钗一人——因为她这麒麟是戴在衣服外面的。第二十九回贾母、宝钗几人关于金麒麟的的对话特别有意思,须细嚼。

贾母说她记得“谁家的孩子也带着这么一个的”,后经宝钗提醒,她便也确认了“是云儿有这个。”这里有两种可能,一说明贾母对谁戴金配玉啥的不甚关心的,她所以又能记起有人戴过,是因为湘云小时曾在贾府长住、后来也常来,她对麒麟有印象;第二,她明知湘云有金麒麟,但又想借此一问,加深宝钗这样的印像:有“金”的女孩多了去了,不是只有“金锁”。

宝钗笑道:“史大妹妹有一个,比这个小些。”可見宝钗不但记得,而且观察仔细,大小模样都记得的。其实探春说她“有心,不管什么他都记得”并不确,她也并非什么都记得,只不过像黛玉说的那样“惟有这些人带的东西上越发留心。”五十七回,她与岫烟聊天,也很快就发现岫烟衣裙上的碧玉珮。

宝玉道:“他这么往我们家去住着,我也没看见。”宝玉的意思也是说湘云常来我们家,并住着,但我没看见她的金麒麟。宝玉是真的不留心谁戴了啥。 也可見证,黛玉动辄拿“金锁”来怼宝玉,真是怨枉了宝哥哥。

其实,大观园乃至贾府的很多人都見过湘云的麒麟,比如黛玉、探春姊妹,但都不像宝钗那么心有戚戚焉——特意“留心”。因为湘云的麒麟不是贴身配戴的,而是戴在衣服外面的,也是哈,作为饰物,倘若不戴在外面、展示于他人与不戴何异?请看,第四十九回,大观园女孩们最充满青春活力的一次诗会,即“琉璃世界白雪红梅”那回:

正说着,只见李婶也走来看热闹,因问李纨道:“怎么一个带玉的哥儿和那一个挂金麒麟的姐儿,那样干净清秀,又不少吃的,他两个在那里商议着要吃生肉呢,……

皑皑白雪的冬季,李婶尚能看到湘云挂的金麒麟,那其他季节、大观园的一众哥儿、姐儿乃至贾府的那些主子奴婢更可看到她的这黄灿灿的饰物了。所以,湘云的金麒麟贾府几乎众人都見识过,只是宝钗更擅长“留心人带的东西”。

《红楼梦》贾母为什么喜欢史湘云?

喜欢不需要理由,感觉顺溜才重要!

为什么史湘云的叔婶早早为史湘云定了亲?

史湘云订亲时己在黛玉回京后几年,十三、四岁,在古人十五岁及笄前后订婚是很正常的,还有指腹为婚和订娃娃亲的。反到是薛宝钗那种十八、九岁不订亲是奇怪的。

史湘云定亲早有这样几个原因。

1贾母考查不合格。

早在黛玉去贾府之前,贾母曾想过把史湘云定给宝玉,从小就接到贾府,对她的疼爱不亚于黛玉,把大丫鬟袭人都浱去侍候她。门当户对,史湘云也美丽灵透,但想作为大家庭的主母,湘云的缺点是口无遮栏,想到什么说什么,性格直爽,却耳根软,吃粮不管算,偏爱游乐玩耍,贾母和王夫人都不中意,当把湘云送回去,袭人回来时,两家己默认,这门亲事不成功。所以史湘云才对刚来的林黛玉那么大的敌意。

2女大不中留。

婚姻未成,两府心有间隙,所以史家两兄弟很少去贾府,但史湘云己对宝玉心生情愫,经常要去。而且史家最早发现入不敷出,节省过日,史湘云对此又不满,常到贾家抱怨,至此己是女大不中留的局面。

3门当户对的亲事。

史家兄弟比贾府务实,也能干成器,和勋贵们关系也比贾府近,因此很快就定下了八公之一的后人卫若兰,门第不比贾府低,容貌才学不比宝玉差,也算暗中给了贾母一点颜色看。

史家俩兄弟都是湘云的叔叔,全家对湘云也没有苛待,只是全家比较节省,不如贾家摆阔,从史湘云和南安王太妃的关系看,史家兄弟经常带她出门见客,她自己也说有时间上船玩,只不过到底不是亲生父母,从心里隔了一层。

史家为湘云找的亲事不错。

史湘云为何处处针对林黛玉?

在《红楼梦》中,史湘云和林黛玉在个性方面是有很大不同的。林黛玉因父母双亡自小寄居在贾府,加之本人亦多愁善感,个性相对比较敏感,颇有怀才不遇郁郁不得志的清流名士之风,同时在对待宝玉与其他几位有可能联姻的小姐接触问题上,又经常表现得比较小性、行动爱恼人,湘云便从个性上不很喜欢黛玉这种类型,所以在《红楼梦》当中,湘云有几次对黛玉貌似有点针锋相对,故意给她难堪。

湘云的个性比较豁达,襁褓中,父母双亡,跟着叔叔婶婶过活,虽是富豪之家,定也受了许多闲气,并要做活计到三更半夜。幸而生下来以后呢,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就像是霁月光风耀玉堂。长得又有几分男孩子的英武之气,蜂腰猿臂,鹤式螂形,大家说她打扮成小子的样子,远比打扮成女儿更俏丽些!书中对她的评价一个是憨,有什么说什么,直抒胸臆,喝醉了就躺在青板石凳上,芍药丛边。另一个是豪,喝酒吃肉见得豪气,替人打抱不平,见得豪气,就连他们在联诗对句的时候,也是一个人战三个人,豪气冲天!这样的女孩子,也非常得到男性的欢迎,他们喜欢把她当哥们儿,一起疯、一起闹,一起去玩各种各样一般女孩子不会玩儿的游戏。书中讲到了一起去吃鹿肉,还有干别的,宝玉都是邀了湘云的,而没有去找黛玉。

湘云本身大大咧咧,没什么心眼,不太注意细节,完全是发自本心,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又加上年纪相对比较小,在贾母那里是最早得到格外的宠爱的,也就有点儿更不必顾忌什么了。

书中写到湘云有几次和黛玉闹矛盾。一次闹得最凶的是,湘云当着大家的面就指出了王熙凤说的那个小戏子的扮相是像黛玉的,但黛玉没说什么,宝玉那里先就替黛玉急起来,示意湘云唐突。湘云就看不上宝玉在黛玉面前那种低声下气的样子,赌气说要收拾东西回家,弄得宝玉两边都没法做好人,所以心生退意,写了一首《寄生草》。

还有就是下雪之后,她们在芦雪庵联诗句,那个时候湘云是和宝玉先吃烤鹿肉的。黛玉不吃那肉就说“好个芦雪庵生生叫云丫头遭践了,我今儿替芦雪庵一大哭”,这种表现在湘云看来可能就有点矫揉造作了,所以湘云说“真名士自风流”,而不应该像黛玉这样虚头巴脑的,“我现在能大吃腥膻肉,可等一会儿,我也能做得出锦绣文章来”。这也谈不上什么矛盾,无非就是价值观不同的体现。黛玉就像是自珍名节清高自持的屈原,而湘云就像是一个袒腹东床的王羲之。

再有一次,湘云说不清楚“二”这个字而说成“爱”,黛玉就取笑湘云说“明儿赶围棋的时候,又该说幺爱三四五了”!湘云回敬她以后的林姐夫有厉害婆婆和大姑子、小姑子,叫黛玉遭报应!那也应该算是女孩之间的一些言语机锋罢了。接着湘云的画风就有一些转变,激化了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她把宝钗搬出来,叫黛玉挑她的错。这时黛玉就没有说话,因为的确宝钗日常做的事滴水不漏,没有什么错处,而且实际上那个时候已经在流传着金玉良缘的事情。黛玉也犯不着在湘云面前表现出对金玉良缘的不满,她就说“我当是谁,原来是她呀!”

虽然说,宝玉对湘云完全是对一个爱玩的小妹妹的感觉,有一点点宠溺,又有比较多的自然亲近感,但对湘云不可能从心理上有一种价值认同感,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也不可能走在一起。

但是湘云对宝玉的感情,就有那么一丁点的复杂了。基本上来说是比较纯洁简单的。但是在心里边,也对宝玉有那么几分情愫的。

宝玉和湘云在一起玩儿的时候,或者是说最初相处的那几年,黛玉还没有来,所以他们的感情可能从更小就开始培养了。再有呢?湘云也得到了,在黛玉来之前,贾母对黛玉的所有的关心和爱护。与宝玉也可以称得上是青梅竹马的。只不过那时候湘云情窦未开,只知道和宝玉在一起快快乐乐地玩儿。

后来年纪渐长,对婚姻也关注起来,看看家私、模样,宝玉日常对女孩子的关心和爱护,他们现在在一起也经常能够玩儿到一处,再想想他们从小一起相处的美好时光,对宝玉其实也有那么一点点暗恋,否则她也不会特别针对黛玉生气,觉得黛玉做的哪里都不对!只不过这一点小情愫还没有到达真正爱恋的程度,至多算是一点点有那么点爱的单相思!

年轻的女孩子,对于身边比较优秀的男孩,有那么一点点情愫也是很正常的,就算不是非常的喜欢和志在必得,对围绕在男孩子身边的也同样优秀的女孩儿有几分嫉妒,也是很正常的。备胎的心理,对优秀的女孩而言,多少总会有那么一点儿!就算未必能够天长地久,但现在也能够时时拥有,拥有被宠溺,拥有被关心,拥有被爱护的感觉,总是让人倍感甜蜜。所以,即使不是我的,那么别人也不可以拥有。湘云对黛玉的种种不太友好的表现,一方面是小女孩儿间时常会有的小矛盾,另一方面可能也有一点点因爱生妒的这种因素吧。